您的位置:袁毓明律师 >> 债权债务

民间借贷再战江湖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6-01-29 14:54:21

 

  信贷调控政策在年初骤然加紧,给中小企业带来较大的融资难度,民间借贷因此再次活跃。

  央行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0年1-4月全国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分别为1.39万亿元、7001亿元、5107亿元、7740亿元,增速波动明显。信贷调控政策在年初骤然趋紧,给中小企业带来较大的融资难度,民间借贷因此再次活跃。

  以号称中国民间利率“晴雨表”的浙江温州市为例。据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对全市民间借贷利率的监测显示,去年第四季度,温州市民间借贷加权平均月利率为11.23‰。种种迹象显示,民间利率再次“水涨船高”已是大概率事件。

  民间利率飚升

  春节过后,在外地做生意的温州人周杰(化名)拟用房产作为抵押贷款20万元,他将目光转向了民间借贷市场。“在银行借贷,第一需要抵押物,第二要排队,关键是还不一定轮得上。”周杰说,“民间渠道借钱更有效率。”周杰最后把房子作为抵押,从当地一家担保公司获得了25万元的贷款,年利率30%。

  这一利率在温州当地民间借贷市场并不高,但如果没有抵押物,利率会翻好几番。“如果是当地人,不用抵押,每天5‰。”温州一家民间借贷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也就是说,借款人通过这家公司借款1万元,每天需支付50元利息,一个月需支付1500元,相当于月息15%。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急需流动资金的既有中小企业,也有个体商户。据浙江台州一位企业主透露,目前民间借贷的月息最高能到2-3角的水平,即20%—30%,而一般情况下月利率只有3%左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主表示,在2009年的淡季,也就是银行信贷扩张最迅速的时候,民间借贷的月息曾经跌至1.5%至2%。

  温州市担保行业协会会长、中投信用担保公司董事长郭志超告诉《浙商》记者,银根紧缩以后,公司的客户非常多,特别是近两个月,公司的业绩增长迅猛。

  据国内唯一一个民间借贷监测点——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统计,仅今年1月份,温州发生可监测的民间借贷额就有10273万元,而且还出现了不少专业中介机构,为民间借贷提供服务。

  在义乌,民间借贷也重新活跃起来。“不是熟人托关系,‘一角利’,甚至一角五分利,恐怕都借不到钱,就怕给了钱却拿不回来。”一知情人士对《浙商》记者表示。如果按“一角利”计,年息则高达120%。这有可能是近十年来最赚钱的高利贷了。

  创投公司的隐秘生意

  值得注意的是,隐匿在月均数亿民间借贷资金背后的,是民间资金集结主体的“更新换代”。之前,被指为“类钱庄”形式存在的投资咨询类公司和担保机构,一部分进行整合进入规范经营,另有部分开始向创投行业转身。

  “其实,这种形式令民间资金的流动更加合法化。”温州工商界一位人士认为,这是实体经济和民间资金对接的中间地带,成了温州民间资本依附生存的载体。这种转身是渐进式的,早在2007年,温州人林阿信就在上海设立创投公司。

  “我们的创投资金都是自有资金,进入门槛1000万元起。”林阿信说,“这正是创投发展的大好机遇。”在投资咨询类公司和担保机构的非法“借贷”行为被当地政府整顿治理后,民间资金集结主体就开始了大规模的更新换代。时至今日,浙江成立了大小超过300家的创投机构。仅温州一地,就有1500亿元民间资本“潜伏其中”。

  曾经以投资管理公司从事民间借贷的黄伟建也是“转身者”之一。他认为,从所有权和资金的来源看,创业投资基金可分为:政府基于产业政策而专门设立的创投基金;大型工业企业集团由于战略发展需要而设立的创投基金;以大型机构投资者为募集对象的创投基金等六类。

  “而温州基本上属于‘由富人、企业家和境外投资者通过私募形式出资的创投基金’,运作资本来自民间。”黄伟建说,一般情况下,发展良好、收益高的中小企业不愿意让别人参股,但是,在当前向银行贷款难,民间融资利率又高的状况下,更多企业开始考虑通过股权融资引入战略投资者。然而浙江这些民间创投公司的业务中,另一条“暗线”就是从事资金短线拆借。

  黄伟建透露了这条“暗线”的操作方式。一部分“创投”往往会成一种幌子,在寻找项目的过程中,会经常遇到一些身处融资困境的企业,但又不愿意出让股权融资,于是,很容易就达成一笔借贷。但这种短期的借贷行为,利率往往会高于目前官方所监控的范围。

  难喝的“毒酒”

  浙江省银监局报告显示,由于资金面持续紧张,众多中小企业只能转向民间借贷。在目前浙江温州的企业营运资金构成中,自有资金、银行贷款、民间融资的比例,已经从2006年的60:24:16,转变为现在的54:18:28。

  2月24日,位于温州的欣顺船业打造达2年之久的一艘12700吨油轮下水,这艘将驶向希腊的油轮,为其董事长胡志兴带来2000万元的利润。为了这个丰厚的回报,胡前期需要投入亿元资金,其中6000万元由自己公司垫付,其他的靠社会融资。

  但如果利率持续上升,胡志兴的融资成本就会提高。2008年的教训非常惨痛,全国多家知名企业因为民间借贷链条断了而崩塌。 “如果今年企业信贷政策跟2008年一样,那么浙江的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仍然不能得到解决。”传化集团董事长裁徐冠巨在接受《浙商》记者采访时说,他对民间高利贷给企业带来的危害表示担忧。

  “民间借贷的繁荣和衰退是跟随着经济周期走的。在早期阶段,民间借贷对浙江民营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有力地促进了民营经济的发展。” 但是,民间高利贷如今却成了难喝的“毒酒”。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表示,近年来,由于浙江一些地方的实体经济逐步走下坡路,集资者资金链越绷越紧,允诺的利率越来越高。民营企业一方面赚不到钱,一方面又要支付很高的利息,“很容易整体崩塌”。

  今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新光集团董事长周晓光在“两会”期间提交了《关于要求制定“民间借贷法”的议案》。周晓光认为,一部专门的《民间借贷法》的制定和出台,不仅从法律层面上给予民间借贷合法的地位,更有助于其更好地满足民营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及“三农”经济以短期、小额为特征的金融需求,有利于活跃金融市场,对现行金融系统起到补充作用;而且有助于引导、规范民间借贷行为,防范和降低民间借贷的潜在风险,从而避免恶性事件的发展。

  • QQ咨询
  • 网上咨询
  • 13979209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