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袁毓明律师 >> 取保候审

被告人陆国纯、黄福行、岑星辰、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赵玉清、曾宝管、王维敏等十一人犯赌博罪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6-01-29 14:24:00

 

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陆国纯,外号“二哥”,男,1954年12月27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壮族,初中文化,住德保县城关镇东蒙区南五巷8号。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3月20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德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09年8月13 日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辩护人郑展谋,春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黄福行,男,1975年12月10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壮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德保县城关镇百登村百登屯82号。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5月7日被德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德保县看守所。

辩护人黄翔,鹅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岑星辰,曾用名岑华孔,外号“依孔”,男,1966年12月24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壮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德保县都安乡三合村三合屯。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3月20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德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09年9月9日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被告人农玉珠,外号“校长”,男,1965年12月19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壮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德保县荣华乡荣华村内屯。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3月20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德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09年9月9日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被告人黄承政,男,1975年8月17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壮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广西德保县马隘镇多学村多学屯61号。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3月20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德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09年9月9日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被告人李厚邱,男,1966年12月30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壮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德保县敬德镇敬德街7号。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3月20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德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09年9月9日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辩护人许聪,新桂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杨盛斯,外号“蛤蟆”,男,1979年10月11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壮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德保县城关镇城东社区象山街14号。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3月20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德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09年9月9日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被告人李臣在,男,1966年6月2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壮族,中专文化,工人,住德保县城关镇中兴富源街53号。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3月20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3月23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取保候审,4月24日经德保县检察院批准逮捕,4月30日德保县公安局决定取保候审。

被告人赵玉清,女,1955年1月2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壮族,初中文化,退休工人,住德保县城关镇东蒙路五巷8号。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3月20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4月24日因没有逮捕必要经德保县人民检察院作不批准逮捕决定,次日由德保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辩护人陆万物,归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曾宝管,男,1985年11月21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德保县,壮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德保县城关镇百登村扶朝屯。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3月20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德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09年9月9日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被告人王维敏,男,1962年8月26日出生于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汉族,初中文化,个体工商户,住百色市右江区中山路104号。因涉嫌赌博罪,于2009年3月20日被德保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5日被德保县公安局执行逮捕。2009年9月9日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公诉机关以德检刑诉(2009)6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陆国纯、黄福行、岑星辰、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赵玉清、曾宝管、王维敏等十一人犯赌博罪,于2009年8月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8月2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公诉机关指派检察员黄赢生、代理检察员谭邦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陆国纯、黄福行、岑星辰、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赵玉清、曾宝管、王维敏以及被告人陆国纯的辩护人郑展谋、被告人黄福行的辩护人黄翔、被告人李厚邱的辩护人许聪、被告人赵玉清的辩护人陆万物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2月中旬,被告人陆国纯、黄福行、岑星辰、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等八人在德保县城关镇东蒙区南五巷8号陆国纯家中开设赌场,用扑克纸牌以“三公”、“斗牛”的方式聚众赌博,从中抽水渔利。为保障赌场的正常运行,陆国纯、黄福行等人雇用被告人赵玉清、曾宝管、王维敏负责“收水”、望风、把门、采购、煮食等事务。该赌场自开设以来,每天到场赌博的人数多达三、四十人,陆国纯等人从中获利60万元。3月20日该赌场被德保县公安局查处,当场缴获赌资137498.20元,抓获参赌人员四十人。

为认定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如下证据:1、被告人供述;2、证人证言;3、书证;4、现场勘查及现场照片;5、其他相关证据材料。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陆国纯、黄福行、岑星辰、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赵玉清、曾宝管、王维敏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赌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陆国纯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但被告人陆国纯及其辩护人辩称,公安机关收缴的137498.20元现金,其中有10万元是从其卧室里的保险柜、衣柜里搜出来的,不是从赌博现场搜出来的,这部分不属于赌资,是其家庭的合法财产,不应没收。

被告人黄福行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但被告人黄福行及其辩护人认为,开设赌场不是黄福行提出来的,其参与赌博的次数少,所预支的“水费”也较少,在犯罪中黄福行属从犯,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被告人岑星辰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被告人农玉珠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被告人黄承政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厚邱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被告人杨盛斯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请求法院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臣在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但对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辩称:他本人没有得和陆国纯参与商量开设赌场,没有得入股,也没有得参与分红。他是在陆国纯等人开设赌场后才去参与赌博的,在赌输后确实得从赌场的“水费”中借支了一些赌资,但不是分红。参与赌博确实触犯了刑法,但其犯罪情节轻微,认罪态度好,请求法院查明事实,从轻处罚。

被告人赵玉清及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但对指控的事实有异议。辩称:1、被告人赵玉清只是在赌场内帮参赌人员煮饭菜,从中收取的是饭菜费用,不是抽水,公诉机关指控赵玉清在赌场中负责“抽水”不是事实。2、公安机关所收缴的137498.20元现金中,有10万元是从其衣柜和保险箱内搜出来的,是其准备用于偿还贷款的合法收入,不应没收。3、被告人赵玉清是从犯,犯罪情节轻微,应从轻处罚。

被告人曾宝管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请求从轻处罚。

被告人王维敏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请求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09年2月中旬,被告人陆国纯、黄福行、岑星辰、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等八人在德保县城关镇东蒙区南五巷8号陆国纯家中开设赌场,用扑克纸牌以“三公”、“斗牛”的方式聚众赌博,从中抽水渔利。为保障赌场的正常运行,陆国纯、黄福行等人雇用被告人赵玉清、曾宝管、王维敏负责望风、把门、采购食品、煮食等事务。该赌场自开设以来,每天到场赌博的人数多达三、四十人,陆国纯等人从中获利60万元。3月20日该赌场被德保县公安局查处,当晚公安机关从陆国纯家中收缴现金137498.20元,抓获参赌人员三十九人。

另查明,被告人陆国纯、岑星辰、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各退出赃款20000元,共计人民币140000元。

认定上述事实有以下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ぁ酥奕?慕⑽取芄嵘⑶啤;楦⒖浴阏浜⒑ぁ鹞步⑻住鹂鹿⒌蕖猜甙⒉蕖4珊⒏ぁ牢绞⑵骸加恒、陆连飞、韦勤壮、农小弟、谷梅变、陆瑞门、陆梅棋、覃永文、黄曼誉、黄少锋、梁耀攀、曾太来、覃桂满、黄帮庭、梁碧先、韦金威、郭其建、黄克仁、陆瑞喜、吕尚旬、莫上新等证言证实: 2009年2月中旬到3月20日间,被告人陆国纯、黄福行等人在陆国纯家开设赌场,聚众赌博,抽水渔利,每天参赌的人数约在三、四十人左右。赌场内曾保管、王维敏、赵玉清负责望风、把门、煮食等事实。

2、从陆国纯床头柜搜出的两张陆国纯亲笔记录的字条,证实从2009年3月13到3月18日间赌场水费收入60万元及赌场各股东支取水费情况等。

3、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录像及现场照片,证实赌场设在陆国纯家一楼和查处赌场的部份经过。

4、被告人陆国纯供述证实:李厚邱带着黄福行和岑华孔找陆国纯商量,在陆国纯家开设赌场,抽水营利。赌场所收取“水费”分配共分五点,其中陆国纯和农玉珠占一点,李臣在和李厚邱占一点,黄福行和一个做木材生意的老板占一点,岑华孔和他在南宁的兄弟占一点。每天来自德保县城及各乡镇参与赌博人员大约有三四十人,赌场设在陆国纯家的一楼大厅。股东提供场所和赌具不用出赌资,只要有人来赌就能抽水获利,赌博时每发一次牌赌场就从中抽水100至200元。股东每天从获利中扣500元给赵玉清买饭菜煮给赌客们吃。公安人员从床头搜出来两张纸条,其中写着“校长=59000、蛤蟆=70000、政62000、二=64000、再=22000、邱=24000、行=25000、红车=100000、友车=40000、孔=134000,计600000”,这些数字是指股东从获利中支取的金额,其中“校长”是荣华的农玉珠,“蛤蟆”是杨盛斯,“政”是马隘的黄承政,“二”就是陆国纯本人,“再”和“邱”是敬德的李臣在和李厚邱,“行”是马安村的黄福行,“红车”是地税的黄宏善以100000元的价格将自己的小轿车当着,“友”是指是马隘的依友以40000元的价格将自己的小轿车当着,“孔”是都安乡三合村的“依孔”即岑星辰。另一张写13日至18日分别为55000、70000、130000、35000、80000、70000是指每天赌场从中获利的金额和另外4日至18日备用金160000元。赌场一共获得多少利,陆国纯只记得那单子上写有的那600000元,其他真的不记得了。这些钱从没有分过,都是以预支的方式领出来,陆国纯自己预支了六万元左右。为防止公安人员查处,赌场安排人员在夜巴黎KTV路口放哨。

5、被告人黄福行供述证实:2009年2月中旬的某天下午,黄福行在百货大楼门前碰到李厚邱,李厚邱提议一起找人开赌场,后来就找到了岑华孔。岑华孔说他已经和公安局买通关系,找到赌场地点就可以开设赌场了。随后又找到陆国纯、杨盛斯、黄承政、李厚邱、农玉珠、李臣在、谭恒卡等人,经过商量后,决定在陆国纯家开设赌场。赌场约定收到的“水费”平分,黄福行和谭恒卡占一点,陆国纯和农玉珠占一点,黄承政和杨盛斯占一点,李臣在和李厚邱占一点,岑华孔占一点,因为岑华孔还要拿钱去买通公安人员,所以多分。后来黄福行找曾宝管、陆国纯找他朋友王维敏负责放风、开门,每人每天给200元。赌场刚刚开设时,没有什么人来赌,股东就自己赌博。后来人越来越多后,赌场才开始收“水费”,每天到场参赌有四五十人,收得“水费”三万元左右。钱是陆国纯负责保管,每天除了给黄耀岩二千或三千元,付给曾宝管、王维敏每人每天200元外,还给陆国纯的老婆赵玉清500元去买饮料、饭菜给赌客们。

6、被告人岑星辰供述证实: 2009年2月14日晚,岑星辰与陆国纯、李厚邱、黄承政、李臣在、农玉珠、黄福行、蛤蟆(杨盛斯)、陆国纯集中商量后决定开一个赌场,由陆国纯和黄福行具体操作,就是负责管钱、帐务及物色赌场工作人员等,岑星辰与其他人是负责招揽客人到赌场赌博。刚开始时没有什么人知道,都是几个股东下场赌博,进入三月份才有赌徒进去赌博,赌场才开始从中“抽水”营利。赌场自开场以来每天少则十多人,每天“抽水”收1至5万元不等。赌场里面每天还有人采购烟、饮料、食物,场外有人负责把门、放哨等,但这些人都是陆国纯与黄福行物色的。在陆国纯家开设赌场是黄福行先提出来的,当时在场有我、黄福行、陆国纯、李厚邱。赌场共有八个股东,即“校长”(农玉珠)、黄承政、杨盛斯、黄福行、陆国纯、李厚邱、李臣在和我。王维敏负责开门给客人出入,曾宝管负责场外观察,如果有人要进场赌博,他就打电话给王维敏开门。陆国纯的老婆负责场里的清理和卫生工作,他们的工钱是从“水费”中去付的,每天一百至五百元,赌场收取的“水费”按五个点来分,我和黄福行各占一点,陆国纯和农玉珠占一点,黄承政和杨盛斯占一点,李臣在和李厚邱占一点。

7、被告人农玉珠供述证实:今年2月15日开始在陆国纯家开设赌场,当时是黄福行打电话叫农玉珠一起到县城开赌场“抽水”渔利的。农玉珠应黄福行之邀到陆国纯家时已看到黄福行在那里,他介绍在场的其他人相互认识。当天在那就有陆国纯、黄福行、岑星辰(依孔)、李厚邱(依邱)、杨盛斯(“公秋”)、“依友”、“依在”共八人。当时他们要大家出5000元作为流动资金,当时农玉珠没有带钱,就说从以后分的“抽水”中扣除。从那天开始他们天天在陆国纯家里赌博,赌了三、四天后就开始有人来参赌了,之后赌场开始“抽水”。收取水费视所下赌注大小而定,每次收取100元、200元不等。所收水费是由陆国纯、黄福行、岑星辰三人掌管,没有结算,只是期间各自向陆国纯预支钱来参加赌博,农玉珠先后共支59000元,这些都有拿来在赌场输光了。每天收取的“水费”陆国纯和黄福行他们才懂。参与赌博人员的饭菜是由陆国纯的女婿加工,烟、酒、饮料是从收取的场地费中开支。

8、被告人黄承政供述证实:今年2月20日左右,黄承政到陆国纯家赌博,当时只是有常赌博的农玉珠、岑星辰、杨盛斯、黄福行在,还没形成大局。那天由陆国纯牵头让我们几个人入伙开设赌场抽水营利,入伙的人有农玉珠、岑星辰、李臣在、陆国纯、李厚邱、杨盛斯、黄福行等。赌场是由陆国纯、黄福行着手经营,由他俩找马仔、提供场内的吃喝用品、放哨等环节,收取的场费由陆国纯作帐后分给几个合伙人。黄承政从陆国纯那里支取的有10000多元,这些钱都在赌场赌完了。

9、被告人李厚邱供述证实:在今年2月底的某一天,赌友岑华孔打电话叫李厚邱到大桥下去的步行街那里有事商量,李厚邱过去后在那里见到岑华孔和陆国纯,他们说要合伙开赌场,从中抽水费营利,当时李厚邱怕没有后台会被公安抓,他们两人说这事他们处理就行了,这样李厚邱就表示同意。赌场设在东蒙陆国纯的家中,赌场股东有陆国纯、岑华孔、杨盛斯、黄福行、农玉珠、黄承政、李臣在等共八人。每天有三四十人进去赌博,每天抽取的“水费”有几千至几万元不等,由陆国纯先保管着,过两、三天才分,另外还拿其中部分的“水费”购买饮料供赌徒吃喝,从而招揽赌徒,连续开了二十多天直到被抓。赌场是由陆国纯和岑华孔负责安排人看守、登记“水费”,农玉珠、杨盛斯、黄福行、岑华孔负责发牌和收取“水费”,李厚邱和李臣在基本不理什么,就是赌博,我具体分得多少“水费”记不清了,分得了又拿去赌博。在外面负责开门的是一个百色的外地人,讲普通话的,如果有客人进来外面放哨的人就打那个百色的电话,百色人就放人进来,这些人都是陆国纯、岑华孔安排的。另外李厚邱在庭还述称,李臣在没有得参与商量入股开设赌场,所谓的李臣在的那一点是他拿的。

10、被告人杨盛斯供述证实:在陆国纯家的赌场是3月开的,到被查处已有一个多月了。开设的经过是3月的某日12时许,我接到马隘黄承政的电话,说在东蒙开发区的陆国纯家有人赌博,如赌大的话还有回扣。之后杨盛斯就到陆国纯家,在那看到黄承政、荣华外号叫“校长”的人、敬德的“阿邱”、“阿在”、百登屯的黄福行、都安的“阿孔”,还有“二哥”等人在那里赌博,然后杨盛斯也参与赌博,当天赢了几千元。过了几天,“黄承政就对杨盛斯说要成立几个股东开设赌场抽水营利,共分为五个点:黄承政与杨盛斯分得一个点、校长与二哥分得一个点、阿邱与阿在分得一个点、黄福行和他人分得一个点、阿孔自己作一个点,杨盛斯同意作为股东。这样由二哥和黄福行组织人员看门、放哨等。平时抽水营利是由黄福行和校长负责,二哥与阿孔负责保管收到的抽水营利,由黄福行找人负责看门与放哨,看门的有王维敏、大旺的“父示”,放哨的有扶朝的曾宝管,二哥的女婿“阿文”在赌场帮忙煮食物给赌徒。杨盛斯与其他人参加赌博,因为下注比较大,这样可以招揽其他赌徒到场内赌博,每天有二三十人来,最多时也有四十人。每天抽水营利一万元以上,具体收到的金额由二哥和阿孔、黄福行三人保管。而赌场中的其他工作人员如曾宝管、王维敏、二哥的女婿报酬也是由二哥等人保管的。杨盛斯从加入到作为股东后,没有具体分到钱,就是从二哥预支7万元来参加赌博,也输光了。

11、被告人李臣在供述证实:2009年2月20日左右李臣在开始到“二哥”家赌博,赌场是“二哥”、“校长”、依孔、福行、依政、“蛤蟆”他们开的,到“二哥”家赌博时,他们已经开始收“水费”了,但是收得多少不知道。谁先提议开设这个赌场不清楚,因为李臣在来赌得比较久,后来李厚邱跟李臣在说,他们收得的“水费”共分成五点,李厚邱得一点,他可以分给李臣在一些钱。李臣在曾预支了11000元左右。

12、被告人赵玉清供述证实:其丈夫陆国纯在他们家里开设赌场,赌场大概开了一个多月左右,每天有三四十人参赌,赌场每天从“水费”中抽出500元给赵玉清煮食给参赌人员。

13、被告人曾宝管供述证实:2009年3月14日,陆国纯叫其帮看赌场,陆国纯等人安排其在停放在“夜巴黎”KTV旁边的一辆车牌为桂A26729的面包车上,注意看来往的客人,还给其一个号码为13607762779的手机,按陆国纯他们的意思如有赌徒来就让我打13607762779这号码,响一、两声音就挂断电话,这样里面的机主知道了就开门给赌徒进去。陆国纯每天给其200元工资,上班的时间有时从晚上9时至凌晨2时,有时下午2时至18时,里面的号码为13607762779的人打电话让我下班我就下了。望风第一天就得要200元,后面的几天还没拿工资。2009年3月20日从21时至被抓时其共打电话给13607762779十几次,放进去了十几批赌客,到凌晨被公安抓获有三四十人。

14、被告人王维敏供述证实:王维敏曾帮陆国纯赌场守门,每天进场的有四五十个人,每次下注都规定在100元以上,陆国纯每天给其200元的报酬。

15、百色市公安局向中国联通百色分公司、中国移动百色分公司调取的号码为15577652218和13607762779两机主通话清单,证实被告人曾保管、王维敏通过这两个手机号码联系,帮助赌场放哨、把门情况。

本院认为,被告人陆国纯、黄福行、岑星辰、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被告人赵玉清、曾宝管、王维敏明知他人聚众赌博抽水营利而提供直接的帮助,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一款之规定,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应当以赌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在犯罪过程中被告人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赵玉清、曾宝管、王维敏是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陆国纯、岑星辰、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等在本案审理中,主动退出赃款各两万元,有积极的悔罪表现,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陆国纯、赵玉清及其辩护人提出公安机关收缴的137498.20其中有10万元是其家庭合法财产,不应没收的辩护意见,因公安机关所缴获的137498.20元现金并非全部都是从赌博现场收缴的,其中有部分是从被告人陆国纯、赵玉清的卧室里的衣柜、保险柜内搜出来的,公诉机关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部分的现金也是用于赌博的赌资,当时搜查既没有分别清点也没有分别记录,且公诉机关提供的现场录像资料也有明显的剪辑,不能全面清楚的反映搜查的整个过程。在证据不充分,事实认定存在疑点的情况下,依法应做有利于被告人的解释,因此被告人陆国纯、赵玉清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并上缴国库。综上所述,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情节、社会危害程度、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四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陆国纯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3月20日起至2009年8月13日止为145天,余下有期徒刑从收监执行之日起计算,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二、被告人黄福行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1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5月7日起至2010年5月6日止。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三、被告人岑星辰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15000元。

四、被告人农玉珠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0元。

五、被告人黄承政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0元。

六、被告人李厚邱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0元。

七、被告人杨盛斯犯赌博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10000元。

(上列五被告人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的第二日起十日内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八、被告人李臣在犯赌博罪,免予刑事处罚。

九、被告人赵玉清犯赌博罪,免予刑事处罚。

十、被告人曾宝管犯赌博罪,免予刑事处罚。

十一、被告人王维敏犯赌博罪,免予刑事处罚。

十二、赌资37498.20元予以没收,并上缴国库(公安机关已追缴此款项)。

十三、被告人陆国纯、岑星辰、农玉珠、黄承政、李厚邱、杨盛斯、李臣在所退赃款140000元予以没收,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 判 长 沈开慎

审 判 员 黄 涛

审 判 员 向毅锋

二00九年九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许彩乐

书 记 员 李作良



==========================================================================================


==========================================================================================
  • QQ咨询
  • 网上咨询
  • 13979209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