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袁毓明律师 >> 劳动工伤

眼睛灼伤申报工伤认定虽超时效 劳动者仍获赔173万并保留劳动关系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6-01-29 14:13:31

 

眼睛灼伤申报工伤认定虽超时效,劳动者仍获赔173万并保留劳动关系

两级法院经典案例:

173万并保留劳动关系,我市工伤最高赔偿案终审维持原判

《雄关周末》2011年8月12日、2013年2月7日分别以《眼睛灼伤申报超时工伤认定难》、《员工眼睛灼伤一审获赔173万余元》为题,《嘉峪关周刊》2013年4月18日以《173万,我市工伤最高赔偿案终审》为题,对在嘉峪关大友企业公司(以下简称:大友公司)镁冶炼厂上班的谢复成,因活性石灰粉进入双眼,致双眼角膜溃疡构成二级伤残、劳动能力障碍程度属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大部分护理依赖。

为此六上北京8次移植眼角膜,一审获赔173万余元连续报道 后,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日前,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2)甘民一终字第263号民事判决书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该案成为我 市工伤案件赔偿一次性被判支付数额最高的案例。

原 告谢复成出生于1980年7月12日,2002年7月1日与被告大友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原告到被告下属的镁冶炼厂工作,合同期限自2002年7月1日至2005年6月30日止,后又两次续签劳动合同,至2011年6月30日止,2011年6月1日大友公司通知谢复成续签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到2012年5月31日止随后又解除合同。2010年1月14日谢复成上班期间给除尘器换布袋时,双眼进入活性石灰粉尘,灼伤后一直红肿充血。同年1月31日到酒钢医 院住院治疗,因酒钢医院条件有限,谢复成转院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北京同仁医院住院治疗两年时间达6次之多,更换8次眼角膜,前后花费医疗费近30万 元,没有报销的有15万元,并在西安古城眼科医院、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广州中山大学眼科附属医院等医院检查治疗,解放军第25医院诊断谢复成双眼已经形 成白内障。2011年11月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给谢复成颁发了壹级残疾人证,残疾类别为:视力(盲)。

谢 复成父亲于2011年5月底在嘉峪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得知单位并未给谢复成申报工伤,因谢复成在外地治疗,谢父于2011年6月2日给谢复成申报工伤,因超过一年申请工伤认定的期限,而不予受理。

同年11月15日谢复成向嘉峪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因超过时效,不予受理,也不受理劳动能力鉴定申请,谢复成自行委托甘肃科证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构成二级伤残,部分护理依赖。

谢复成认为工作期间受伤,与大友公司的工作条件、安全制度及劳动保护 有关,因大友公司的原因未申报工伤,据此,谢复成将大友公司作为被告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一、保留谢复成与被告的劳动关系;二、支付原告工伤待遇共计1942140.89元。

被告大友公司辩称,原 告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已经终止,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告主张保留劳动关系的请求不能成立;原告于2010年1月14日遭受意外与其主张的伤情无因果关系,医治的伤情与工作无关;原告主张的工伤赔付因不存在工伤,不能要求被告承担责任,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嘉峪关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2010年1月14日谢复成在大友公司镁冶炼厂上班期间,给除尘器换布袋时,双眼进入活性石灰粉尘灼伤,红肿充血,以上事实有2010年8月16日谢复成向大友公司镁冶炼厂提出申报工伤的申请及同年8月24日大友公司镁冶炼厂向大友公司出具的证明,证实单位同意给谢复成申报工伤,确认谢复成上班期间双眼受伤的事实,而且2010年8月26日大友公司给谢复成填写了工伤认定申请表,但未将申请表报工伤认定部门。

谢复成申请工伤认 定,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不予受理,理由是申请工伤的时间超过了法定申请时效,而不是双眼受伤不是工伤。被告提交的甘肃申证司法医学鉴定所对“谢复成被石灰粉 灼伤是否造成蚕蚀性角膜溃疡”的鉴定意见没有确定谢复成双眼蚕蚀性角膜溃疡病与灼伤无关,只认为无明确诱因,且被告不能证明谢复成被诊断为双眼蚕蚀性角膜溃疡是其他原因造成,故被告抗辩原告双眼受伤与进入活性石灰粉尘灼伤无关的理由,不予采信;而且2009年7月11日谢复成在酒钢医院体检,眼科检查左眼矫正:1.0,右眼矫正:1.0,并一直上班,至2010年1月14日双眼进入活性石灰粉尘灼伤前,谢复成没有被诊断有双眼蚕蚀性角膜溃疡的疾病,谢复成眼睛受伤的事实符合《工伤保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构成要件。大友公司未依法履行在法定期限内向劳动保障部门给谢复 成申报工伤,谢复成在个人申报工伤的时限内向所在的单位提出了申报工伤的申请,单位没有告知个人去申报或者将申请转交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导致谢复成的工伤认定行政程序无法启动。

因此,大友公司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给予赔偿。谢复成从2002年7月1日起在大友公司上班,2010年1月14日因工受伤,经甘肃省法医学会司法医学鉴定中心鉴定,谢复成构成二级伤残、劳动能力障碍程度属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大部分护理依赖,依据《条例》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应当保留劳动关系,退出工作岗位。故法院一审判决如下:一、原告谢复成与被告保留劳动关系;二、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90日 内赔偿原告谢复成医疗费129093.03元、交通费12534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8680元、伤残津贴670360.32元、生活护理费788658元、采暖费29400元等各项工伤待遇共计1730634.7元。

宣判后,被告大友公司不服已经向省高院提起上诉。

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为谢复成是否工伤,法院能否确认工伤及判令一次性赔偿。

关于工伤认定的依据,谢复成上班期间双眼受伤的事实 有2009年7月11日《酒钢医院健康检查表》证实谢复成受伤前眼睛检查结果正常;受伤时有现场工友沈某等三人于事故发发生后所写的三份《证明》。证实谢复成于2010年1月14日上班时双眼受伤。谢复成受伤后向其工作单位大友公司下属镁冶炼厂申请认定工伤,其工作单位领导在《申请》上签字“同意申报”并 盖章、向大友公司申报谢复成受伤为工伤所开的《证明》证实大友公司认可其在上班时双眼伤的事实,大友公司在谢复成申请认定工伤、申报工伤过程中怠于履行义务,至诉讼时未能经工伤部门确认,应承担相应不利后果。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第四款“用人单位未在本条第一款规定的时限内提交工伤认定申请,在此期间发生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工伤待遇等有关费用由该用人单位负担”的规定,原审判决由大友公司负担谢复成工伤待遇是法律规定的基本权利。由于大友公司的原因,谢复成受伤后未经法定程序认定工伤,使得其享有的职工工伤待遇的途径和程序丧失。谢复成因此提起的赔偿诉讼,符合民法通则和《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关 于人身损害赔偿的相关规定。因大友公司原因导致谢复成超过工伤认定申请时效无法认定工伤,原审判决依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赔偿谢复成相应损失并无不当。

关于冬季采暖费补贴赔偿的法律依据,原审根据甘肃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甘肃省财政厅关于《企业因工伤残享受伤残职工(人员)和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冬季采暖费补贴有关问题的通知》的规定,判决正确。原审判决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和本案实际情况,确定判令一次性赔偿相关费用,亦无不当。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大友公司所持上诉理由及请求于法无据,依法应予驳回。

据此,省高院于2013年2月27日遂作出终审判决,驳回大友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本 案中,谢复成在法定一年期限内未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在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不再受理工伤认定申请,无法启动劳动能力鉴定部门的劳动能力鉴定,无法从劳动保障部门的工伤保险基金中获得工伤保险待遇,已经丧失工伤待遇的途径和程序的情况下,嘉峪关市人民法院和省高院运用司法救济权,没有直接驳回谢复成的起诉,而是运用法理、立法精神和基本法律的宗旨、目的和立法的原则,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对伤者是否为工伤最终做出了司法审查并做出判断,从而使得确属因工受伤的劳动者谢复成拥有获得司法救济的途径和渠道,其依法应当享有的劳动权益最终得到了法院的确认和保护,维护了社会的和谐稳定,避免了一起家破人亡的悲剧,使得失 明之人重见光明,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本案例成为嘉峪关市人民法院和甘肃省高院的经典案例之一!

同类案例,法院大多以超过一年法定期限内未提出工伤认定为由直接判决驳回受伤害职工即原告的起诉,全国做的好的是江苏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3月3日印发的《关于在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下妥善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指导意见》第二条第(三)款第4项中也明确规定:“妥善处理未经工伤认定的工伤保险赔偿纠纷。因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劳动者超过工伤认定申请时效无法认定工伤的,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用人单位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能够认定劳动者符合工伤构成要件的,应当判令用人单位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给予赔偿”。

甘肃省虽然没有相关类似规定或指导意见,但嘉峪关市人民法院行政庭各位法官和审判委员会委员以丰富的审判经验、法律素养、法学理论、前瞻性的法律思维,在配套法律规定不健全不完善的情况下,作出了具有指导意义的经典案例!

谢复成嘉峪关大友企业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嘉 峪 关 市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嘉民一初字第259号

原告谢复成。

委托代理人朱金兆,甘肃明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国蕊。

被告嘉峪关大友企业公司,住所地:嘉峪关市新华北路898号。

法定代表人王兆禄,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晓雯,甘肃河西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谢复成诉嘉峪关大友企业公司(以下简称:大友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1月11日立案受理后,诉讼中原告申请劳动能力鉴定,本院依法委托鉴定。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2年2月20日、2月23日、9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谢复成及其委托代理人朱金兆、张国蕊,被告大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晓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谢复成诉称,2002年7月1日原告与被告签订《劳动合同书》,原告到被告下属的镁冶炼厂工作,合同期限自2002年7月1日至2005年6月30日止。2005年11月3日续签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自2005年7月1日至2008年6月30日止。2008年7月1日又续签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自2008年7月1日至2011年6月30日止。2010年1月14日原告上班期间给除尘器换布袋时,双眼进入活性石灰粉尘,灼伤后一直红肿充血。同年1月31日原告到酒钢医院治疗,因医院条件有限,原告转院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北京同仁医院住院治疗6次(2010年3月5日至3月22日、4月27日至5月17日、9月13日至9月26日、2011年3月4日至3月17日、6月9日至6月29日、2012年1月4日至1月18日),前后更换8次眼角膜。原告所在单位大友公司镁冶炼厂2010年8月24日同意原告申报工伤,并出具证明承认原告上班受伤。原告父亲于2011年5月底在嘉峪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得知被告并未给原告申报工伤。因原告在北京住院治疗,原告父亲于2011年6月2日给原告申报工伤,超过一年的期限,而不予受理。同年11月15日原告向嘉峪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因超过时效,不予受理。嘉峪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不受理劳动能力鉴定申请,原告于2011年10月14日、2012年2月8日委托甘肃科证司法鉴定所对伤残等级及护理依赖进行鉴定,原告构成二级伤残,部分护理依赖。原告因工受伤,与被告的工作条件、安全制度及劳动保护有关,因被告的原因未申报工伤。据此,请求一、保留劳动关系;二、支付原告以下工伤待遇:1、医疗费134661.85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3360元(120天×40元×70%),3、营养费2400元(120天×20元),4、3040元(760天×4个月),5、交通费17547元,6、住宿费7560元,7、停工留薪期少发的工资70000元(2010年2月至2011年10月),8、2010年的年终奖7600元(不包括已发400元),9、2011年的年终奖7500元,10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8680元(3912元×25个月×60%),11、鉴定费1950元,12、采暖费29400元(2011年11月至2053年12月,即73.5岁,每年冬季采暖费700元),13、伤残津贴593841.6元(3912元×506个月×30%,2011年11月至2040年7月,即60岁前每月支付本人工资的85%),14、生活护理费593841.6元(3912元×506个月×30%,2011年11月至2053年12月,即73.5岁前),合计1747324.49元。诉讼中原告变更诉讼请求,主张鉴定费为2700元;生活护理费从2011年11月至2012年7月期间9388元(3912元×8个月×30%),从2012年7月至2053年12月(73.5岁)期间的生活护理费779270元(3912元×498个月×40%),生活护理费合计788658元。以上共计1942140.89元。

被告大友公司辩称,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已经终止,双方不存在劳动关系,原告主张保留劳动关系的请求不能成立;原告于2010年1月14日遭受意外与其主张的伤情无因果关系,医治的伤情与工作无关;原告主张的工伤赔付因不存在工伤,不能要求被告承担责任,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2年8月14日谢复成与大友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大友公司镁冶炼厂聘用谢复成为该厂职工,劳动合同期限自2002年7月1日至2005年6月30日止。2005年11月3日双方续签劳动合同,劳动合同期限自2005年7月1日至2008年6月30日止。2008年7月1日双方再次续签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自2008年7月1日至2011年6月30日止。2010年1月14日谢复成在大友公司镁冶炼厂上班给除尘器换布袋时,双眼进入活性石灰粉尘灼伤,红肿充血,同年1月31日经酒钢医院诊断为双眼病毒性角膜炎。2010年2月3日谢复成在酒钢医院住院治疗19天,诊断为双眼蚕蚀性角膜溃疡。2010年3月5日至2012年1月18日谢复成转院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住院治疗6次(2010年3月5日至3月22日、4月27日至5月17日、9月13日至9月26日、2011年3月4日至3月17日、6月9日至6月29日、2012年1月4日至1月18日),主要诊断为双眼蚕蚀性角膜溃疡,进行角膜移植手术。2011年6月2日谢复成向嘉峪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认定工伤,因超过工伤认定申请时限,不予受理。同年11月15日谢复成诉大友公司劳动争议一案向嘉峪关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因超过申请仲裁时效,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诉讼中本院函告嘉峪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对谢复成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嘉峪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向我院答复,以谢复成不能提供工伤认定决定,故不进行劳动能力鉴定。诉讼中原告申请劳动能力鉴定,本院依法委托甘肃法医学会司法医学鉴定中心对谢复成的劳动能力(劳动能力障碍和生活自理障碍程度)进行鉴定,经鉴定:谢复成的伤残属二级伤残;劳动能力障碍程度属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生活自理障碍程度属生活大部分不能自理。

另查明,2011年11月28日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给谢复成颁发了残疾人证,残疾类别为:视力(盲),残疾等级:壹级。

上述事实,有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书》,谢复成向大友公司镁冶炼厂提出的申请及大友公司镁冶炼厂向大友公司出具的证明,不予受理工伤认定通知书,住院病历及诊断证明,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嘉峪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的答复,司法鉴定意见书,残疾人证及当事人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2010年1月14日谢复成在大友公司镁冶炼厂上班期间,给除尘器换布袋时,双眼进入活性石灰粉尘灼伤,红肿充血,以上事实有2010年8月16日谢复成向大友公司镁冶炼厂提出申报工伤的申请及同年8月24日大友公司镁冶炼厂向大友公司出具的证明,证实单位同意给谢复成申报工伤,确认谢复成上班期间双眼受伤的事实,而且2010年8月26日大友公司给谢复成填写了工伤认定申请表,但未将申请表报工伤认定部门。谢复成申请工伤认定,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不予受理,理由是申请工伤的时间超过了法定申请时效,而不是双眼受伤不是工伤。甘肃河西律师事务所委托甘肃申证司法医学鉴定所对“谢复成被石灰粉灼伤是否造成蚕蚀性角膜溃疡”,2011年9月14日甘肃申证司法医学鉴定所鉴定意见,双眼蚕蚀性角膜溃疡病与灼伤无明确诱因。因该鉴定意见没有确定谢复成双眼蚕蚀性角膜溃疡病与灼伤无关,只认为无明确诱因,且被告不能证明谢复成被诊断为双眼蚕蚀性角膜溃疡是其他原因造成,故被告抗辩原告双眼受伤与进入活性石灰粉尘灼伤无关的理由,不予采信;而且2009年7月11日谢复成在酒钢医院体检,眼科检查左眼矫正:1.0,右眼矫正:1.0,并一直上班,至2010年1月14日双眼进入活性石灰粉尘灼伤前,谢复成没有被诊断有双眼蚕蚀性角膜溃疡的疾病,谢复成眼睛受伤的事实符合《工伤保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十四条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构成要件。大友公司未依法履行在法定期限内向劳动保障部门给谢复成申报工伤,谢复成在个人申报工伤的时限内向所在的单位提出了申报工伤的申请,单位没有告知个人去申报或者将申请转交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导致谢复成的工伤认定行政程序无法启动。因此,大友公司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给予赔偿。谢复成受伤的事实发生在2010年1月14日,个人申报工伤的最后期限是2011年1月14日。修改后的《工伤保险条例》于2011年1月1日起实施,而修改后的《条例》施行后尚未完成工伤认定,故依据国务院关于修改《工伤保险条例》的决定,适用修改后的《条例》。

谢复成从2002年7月1日起在大友公司上班,2010年1月14日因工受伤,经鉴定构成二级伤残、劳动能力障碍程度属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依据《条例》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应当保留劳动关系,退出工作岗位。故原告主张保留劳动关系的请求,予以支持。

1、原告主张的医疗费134661.85元,包括在酒钢医院、北京同仁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眼科医院等医院住院治疗产生的住院费、门诊检查费用。谢复成在酒钢医院住院治疗后,经酒钢医院和嘉峪关市医疗保险服务中心同意并建议转往北京同仁医院治疗,对原告在酒钢医院及北京同仁医院住院产生的门诊费用及住院费用并由个人承担的费用,有住院病历、住院费用结算单、门诊收费票据、嘉峪关市医疗保险住院费用结算单证实,予以支持,其医疗费用为129093.03元。对原告在中山大学附属眼科医院、西安古城眼科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五医院、兰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及北京怡然堂药店产生的诊疗费和购买药品的费用,因没有经嘉峪关市医疗保险服务中心及酒钢医院同意转诊,故不予支持。

2、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3360元(120天×40元×70%),按照《条例》第三十条及甘肃省实施《条例》办法第十五条之规定,住院伙食补助费按照甘肃省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计算,省内每天2%,省外每天3%,而原告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低于上述规定的标准,故予以支持。

3、原告主张的营养费2400元(120天×20元),因没有医疗机构需加强营养的医嘱,故不予支持。

4、原告主张住院期间的护理费3040元(760元×4个月)。原告在酒钢医院及北京同仁医院七次住院116天,住院期间需要护理,且原告主张护理费的标准没有超过当地护工的标准,予以支持。

5、原告主张的交通费17547元及住宿费7560元。原告在北京住院治疗,从嘉峪关往返北京产生的交通费12534元,予以支持,原告去其他地方产生的交通费不予支持。原告在北京住院治疗产生的住宿费7560元,予以支持。

6、原告主张的停工留薪期(2010年2月至2011年10月)少发的工资70000元。《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故谢复成治疗期间,大友公司应当按原工资标准支付工资,因大友公司没有提供向谢复成发放工资的有关证据,故以谢复成提交的2010年1月至2011年6月的工资表计算,2010年1-2月没有扣发工资,取这二个月的平均数3525.5元,从2010年3月起至2011年6月劳动合同期满止,少发工资37337元,大友公司应当予以支付。

7、原告主张的2010年的年终奖7600元及2011年的年终奖7500元,因没有证据证实,不予支持。

8、原告主张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8680元(3912元×25个月×60%)及2011年11月至2040年7月(60岁)期间的伤残津贴809784元(3912元×345个月×60%)。《条例》第六十四条规定的本人工资是指工伤职工遭受事故伤害前12个月平均月缴费工资。因大友公司不能提供谢复成的工资证明,原告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60%计算的主张,符合《条例》的规定,其主张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58680元,予以支持。依据《条例》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及2012年7月被鉴定为二级伤残,伤残津贴为670360.32元(3912元×60%×85%×336个月,从2012年7月至2040年7月,按60岁退休计算)。

9、原告主张的采暖费29400元(700元×42年)。依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的平均预期寿命73.5岁及甘肃省为因工伤残职工发放采暖费补贴的规定,原告关于采暖费的主张予以支持。

10、原告主张的生活护理费,从2011年11月至2012年7月期间9388元(3912元×8个月×30%),从2012年7月至2053年12月(73.5岁)期间的生活护理费779270元(3912元×498个月×40%),合计788658元。经鉴定原告生活自理障碍程度属生活大部分不能自理,依据《条例》第三十四条的规定,从2012年7月鉴定确定之日起算,原告的生活护理费为779270.4元(3912元×498个月×40%)。

11、原告主张的鉴定费2700元,有鉴定票据证实,予以支持。综上,大友公司赔偿谢复成医疗费、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扣发的工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伤残津贴、采暖费、生活护理费合计1730634.7元。

依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第十七条,第三十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五条、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谢复成与被告嘉峪关大友企业公司保留劳动关系;

二、被告嘉峪关大友企业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90日内赔偿原告谢复成1730634.7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鉴定费2700元,合计2710元,由嘉峪关大友企业公司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刘 运 兴

人民陪审员 马 丽 萍

人民陪审员 凌 莉

二O一 二 年九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王 坤

嘉峪关市民眼睛灼伤申报超时工伤认定难

作者:郭振兴稿源:嘉峪关新闻网 2011-08-12

嘉峪关新闻网-雄关周末讯(记者郭振兴)在我市大友企业公司镁冶炼厂上班的谢复成,工作中的一次意外,导致活性石灰粉进入双眼,致双眼角膜溃疡。一年半来,他五上北京五次移植眼角膜,花去了20多万元费用,然而就在谢复成为自己的眼病奔波时,其所在的单位大友企业公司不认为谢复成的眼病为工伤,还终止了其与谢复成的劳动关系。

上班期间眼睛被灼伤

8月4日晚上9时许,记者在《雄关周末》读者接待室见到了谢复成,记者注意到,谢复成两眼红肿,视力低下。当天晚上,谢复成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一年半来艰难的求医历程。

谢复成1980年7月12日出生于我市一个工人家庭,中专毕业后于2002年7月进入到大友企业公司镁冶厂,成为该厂的一名合同制工人。2010年1月14日,谢复成在给除尘器换布袋时,不小心双眼进入活性石灰粉将眼睛灼伤。事发后,谢复成到酒钢医院进行了简单处理,并购买了一些药品拿回家服用。对伤情严重性判断不够的谢复成,一边服药一边上班。

2011年1月31日,谢复成眼睛红肿的越来越厉害,而且眼睛开始疼痛难忍、畏光、迎风流泪、视力模糊。谢复成便到酒钢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结果诊断为双眼角膜溃疡,需住院治疗,否则会导致眼球坏死,一辈子失明。

2月3日,谢复成正式入住酒钢医院接受治疗。但在治疗期间,他的病情不但没有丝毫好转,反而还进一步恶化。随后,医院建议谢复成转院至北京同仁医院治疗。

3月5日,谢复成入住北京同仁医院,该院诊断证明显示,谢复成的眼睛为残蚀性角膜溃疡,需立即进行眼角膜移植手术。随后谢复成花了1万元,购买了两只眼角膜进行了角膜移植手术。但由于这两只眼角膜属库存角膜,不是十分新鲜,手术后他的病情没有明显变化。

4月27日,视力十分低下的谢复成再一次赴北京进行眼角膜移植手术。这一次右眼移植了一只新鲜角膜,而左眼只能移植库存角膜。谢复成说,从北京回来后,由于右眼移植的角膜质量较好,他在家里待了约四个月。9月13日,在左眼角膜再次出现问题后,他不得不再一次入住北京同仁医院,移植左眼角膜。

2011年春节,谢复成的左眼角膜又出现了问题,角膜发白,视力完全丧失,他在黑暗中度过春节。2011年3月4日他再一次前往北京移植眼角膜。6月9日,时隔三个月之后,谢复成在北京第五次移植了左眼眼角膜。五次北京住院,谢复成先后共花去21万余元。

2010年8月,谢复成向大友企业公司镁冶炼厂提出申请工伤认定。冶炼厂在他的申请上签字“同意申报”,并加盖了公章。

2010年8月24日,镁冶炼厂向大友企业公司出具证明,证明谢复成在2010年1月14日上班期间,在除尘器换布袋时,双眼进入活性石灰粉灼伤,一直红肿,遂后转入北京同仁医院进行角膜移植。

2011年5月,谢复成来到嘉峪关人社局问询工伤认定的进展情况。然后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大友企业公司没有向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于是,我的家人就找到大友企业公司询问原因,得到的答复要么是,单位会给申请大病医疗救助,或者是正在协商有关部门正在处理……总之没有结果。”谢复成说。

无奈之下,谢复成2011年6月2日,向市人社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但由于已过工伤认定申请时限,最终市人社局决定对谢复成的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

就在谢复成因工伤申请过了时效而感到绝望之时,大友企业公司连续两次向谢复成下发了《劳动合同期满终止通知书》、《劳动合同期满续签通知书》,更让谢复成感到不能理解的是,平时签合同的期限都是三年,而这一次大友企业公司给他续签的合同期限为11个月,更让谢复成不能接受的是,续签这个合同,还附加了一个条件,就是要其给大友企业公司写一份类似不再追究工伤责任的保证书。对大友企业公司的这一无理要求,他断然拒绝。紧接着在2011年7月18日,大友企业公司以文件的形式,决定终止谢复成与公司劳动合同的决定。

大友公司:谢复成的眼病不构成工伤

8月9日下午,记者采访了大友企业公司安全保卫办的王副主任和人力资源部陶副部长。王副主任认为,大友企业公司没有给谢复成申报工伤,是因为按照工伤认定相关规定,单位为劳动者申报工伤的时限为一个月,而谢复成要求单位为其申报工伤时距事发已经7个月,远远超过了单位申报的时限,而事后谢复成自己又没有向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才导致谢复成的工伤认定申请因过了时效而被人社局决定不予受理,因此这个责任不在大友企业公司。王副主任还说,根据他们调取的一些证据,谢复成的伤势不是工伤,他们咨询过酒钢医院眼科的大夫,大夫认为,活性石灰粉进入双眼不会导致角膜溃疡;其次,谢复成第一次住院治疗时,给大夫的自述中,谢复成只是称自己眼睛畏光、流泪、红肿,没有提到双眼进了活性石灰粉所致,
  • QQ咨询
  • 网上咨询
  • 13979209060